DECHO

🐠🐠🐠
住校长长长弧

雪中行

黄少天随手扯下一片叶子,叼在了嘴里。
此时正值四月,春意正盎然,烟雨朦胧弥散于茫茫江面,江边酒楼人群皆迷失于乱花繁杂,微风拂柳,直教人心也平静融化。
黄少天漫不经心地理了理被压皱的衣襟,挺身从瓦片屋顶上翻起来伸了个懒腰,嘴里的叶子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。黄少天似是想到什么来了兴致,手捏着叶子用嘴吹了吹,---薄薄叶片竟发出了几声乐音。黄少天却好像还不尽兴,反倒变本加厉地誓要吹出一整首小曲似的,只听见短促乐音不断从叶片中迭出。
“黄少侠倒是好兴致。”
忽听声音响起,竟不知何时身后多了一人。黄少天却不甚在意地懒洋洋回头,笑嘻嘻地回道:“比不得喻阁主,还有余裕窥视我一无名小卒,黄某甚是惶恐。”
毫不意外地眼神撞上那人温润的眼角,其一袭白衣着身,黑发未束垂落身畔,黑白二色却毫不突兀地融入了满园春色。
“此言差矣。喻某久仰黄少侠,慕剑圣之名而赴来相见,怎么能算是窥视呢?”喻文州眼底里的笑意浅浅溢出眼角,“少天。”
“不是说去临安办事吗?这么快就完事了?”黄少天嘿嘿一笑,随手把玩起喻文州腰间的佩玉来,“不是我说这玉佩还挺好看的,看你戴了这么久才觉得……”
喻文州噙着笑按住黄少天不安分的手,一面答道:“这事说来话长,待我一会儿一一向你解释。倒是你,怎么有闲心下山来游玩?”
“唉难得门里事物少不用打理嘛,你出门办事这几天我在门里都要发霉了,再不接触一点烟火气我真要发霉了……”黄少天一面嘴皮子不停,一面跃下屋顶,回头咧嘴看向喻文州。“我可要去找个酒楼好好吃一顿了,要小叙你可得抓紧机会咯!”言罢,双手一扬,手托着后脑勺走远了。
喻文州站在屋顶上一时没有动作,目光虚虚望向远方,似是一时沉思。少顷,微笑着摇了摇头,足尖轻点跃下屋顶,信步前行,只余一叶悠悠飘转落地,枝头轻摇。

-----
超久之前的脑洞了,应该是没发过,有时间填,咕咕咕

 
评论

© DECHO | Powered by LOFTER